区域网 > 今日聚焦 > 正文
《二泉》唱响无锡原创歌剧
来源:无锡日报
作者:陈菁菁
2017-09-22 09:18:00
【字号:  】【打印

  “要把他们当鸡斩啊,胡琴也是大刀片……”金秋九月,位于解放南路558号的无锡市歌舞剧院传出一阵阵时而悲怆、时而激奋的歌声。这歌声让大院子里的演职人员兴奋不已:“30年了,无锡终于有一部属于自己的原创歌剧了!”

  众人口中的这部歌剧——《二泉》是今年“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重点扶持剧目,由江苏省文化厅、无锡市人民政府共同打造,9月9日正式开排。从编剧、导演、作曲、舞美到服装、造型、指挥、主演,个个都是业内一线大咖。能集结起如此强大的主创阵容,歌舞剧院院长刘仲宝着实花了一番心血:“要么不做,要做就是精品。”

  随着音乐奏响,唱段飘出,无锡舞剧出名、歌剧空白的历史从此改变。

  30年“有舞无歌”为哪般?

  《阿炳》、《西施》、《茉莉花》、《金陵十三钗》、《丹顶鹤》……近年来,无锡市歌舞剧院创排出多台影响力颇大的舞剧,获奖颇多。然而,当无锡舞剧捧回一个个大奖时,也总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歌舞剧院、歌舞剧院,歌在前、舞在后,可只见舞、不见歌啊。”

  时间倒退回上世纪八十年代,无锡曾排过《小二黑结婚》、《江姐》等一批经典民族歌剧,但那都是移植,没有半点自己原创的东西。后来也尝试过把阿炳的故事搬上歌剧舞台,但最终没有成功。1992年开始,无锡市歌舞剧院创排的大型歌舞《江南好》一炮打响,在文化部、江苏省获得多个奖项,从此开启了无锡舞剧横扫国内各项大奖的征程。于是乎,无锡的舞剧越来越出名,歌剧似乎被岁月尘封。

  “歌剧被誉为‘艺术皇冠上的明珠’,是复杂程度最高、最具综合性的舞台表演艺术。”刘仲宝说,排一出歌剧可比排一出舞剧难多了。不光要有演员,还要有合唱团、交响乐团;演员不光要会演,还要会唱;合唱团不光分男声、女声,还得高中低声部齐全;交响乐团不光现场演奏,还要配合好音响与动效设计。可无锡市歌舞剧院除了50多名舞蹈演员和10多名声乐演员,其他条件可以说是“一片空白”。

  这几年,国家越来越重视民族歌剧的传承发展,而无锡市歌舞剧院也一直在谋求转变。今年,文化部开展重点民族歌剧创作扶持工作,无锡人敏锐地嗅到了转机。

  高雅地“唱”出阿炳的故事

  说起无锡有代表性的故事,很多会想起阿炳的经历。在无锡舞台艺术中,以此为素材创作的剧目,在彰显地域文化特性的同时,从未让人失望过。舞剧《阿炳》助无锡首次获得“文华大奖”;小小王彬彬借锡剧《二泉映月随心曲》摘得上海白玉兰奖主角奖;一曲《二泉映月》更是走出了闵慧芬、邓建栋等无锡籍二胡演奏家。“因此,无锡首部歌剧唱阿炳,可以说没有任何犹豫和异议。”刘仲宝告诉记者,阿炳的《二泉映月》被称为“东方的《命运交响曲》”,更是贯穿阿炳一生的“主旋律”。它不但代表着无锡本土文化,更是被国际所认可的乐曲。歌剧《二泉》以阿炳坎坷命运的一生为主线,表现出阿炳对音乐、对光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

  “无锡第一部原创歌剧绝不能弄砸了。”为了组建经验丰富、实力强劲的主创班子,刘仲宝带头前往全国各地拜访业界大咖,光北京就跑了20多趟。“真是不跑不知道,原来一个音响设计就要用到七八十支不同大小和功能的话筒,这在以前排舞剧时从没遇到过”,刘仲宝从中学到不少,而无锡人的真诚也打动了加盟的一线创作人员。

  最终,一个豪华班底成型了:编剧由《复兴之路》文学总执笔、国家一级编剧任卫新担任;总导演由国家一级导演、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歌剧团团长黄定山担任;作曲由国家一级作曲、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文工团团长杜鸣担任;主唱由中央军委政治部歌舞团男高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王宏伟,中国铁路文工团青年演员龚爽等担任。加上青岛市歌舞剧院交响乐团、江南大学合唱团及无锡市歌舞剧院的演员们,歌剧《二泉》的参与人数高达200多人,也是无锡市歌舞剧院近年来投资最大的一部剧目。

  当歌剧“菜鸟”遇上业界“大咖”

  自排练开始,王宏伟每天早上9点准时到达无锡市歌舞剧团三楼排练厅,趁着还在布置场地,他就一个人静静地开嗓了。排练期间,若没有他的戏份,他就会躲在一边,琢磨自己的台词、唱段和形体。“虽是著名歌唱家,却一点都没架子。”一名工作人员这样评价。

  当天,排练的是第四幕,其中一段演的是阿炳智斗日本兵。王宏伟拿着歌词在钢琴伴奏下练唱,舞台上群演们则一遍遍走位。“这台歌剧,阿炳的戏份十分多,从序幕一直贯穿到第七幕,一共有20来首歌,比我开一场演唱会还多。”演了十几部歌剧的王宏伟,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吃重的角色。

  阿炳命运坎坷,除了唱段多,苦情戏也多,大部分时间都要投入极具浓烈的感情,摔打、下跪、哭号……这些戏份不但要消耗大量体力,也让王宏伟心力交瘁。“神经一直都绷得紧紧的,全身心投入。”许是一个月的排练时间确实比较紧张,他瘦削的脸上闪过一丝疲惫。

  然而,更大的挑战还在于角色本身。“阿炳是个盲人,这种体验一般人都没有,前期我找了有关他的书籍、音乐等资料去用心感受,做了大量案头工作。”王宏伟说,作曲家为阿炳这个人物创作了异常丰富的音乐,随着命运的起伏,唱段的音乐风格一直在变化,这也让他感到压力重重。因此,每天21点排练完回到宾馆,他还要自己继续苦练。“迎难而上,一定要把人物塑造好。”说这话时,王宏伟脸上露出标志性的酒窝。

  采访他时,一旁饰演阿炳生母的龚燕不时投来钦佩的目光。作为无锡本土的一名独唱演员,她从2000年进入无锡歌舞团后,还是第一次参演歌剧,从王宏伟的身上,她说自己学到了很多。

  “唱歌的经验和演歌剧完全不同,舞台调度一无所知,手脚完全不知道往哪儿放,也不知道如何诠释人物内心。”龚燕一度灰心丧气,还好导演耐心地给自己讲戏,其他主演也手把手地教,让她顺利掌握了要领。“歌剧这方面,如果说这些国内大咖都是研究生水准,那我们无锡本土演员还只是小学生,需要学习的地方太多了,能有这次拜师的机会实在难得。”龚燕觉得参与《二泉》是人生中一笔宝贵的财富。

  “皇冠上的明珠不能掉”

  排练现场,总导演黄定山是最忙碌的人,他不仅要安排场面调度,给演员说戏,还要协调各个部门,几乎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如此全情投入,正是因为对这部歌剧充满了无限期待。“作为一名歌剧人,能够将一代民间艺术家华彦钧的故事搬上舞台,是一件令人感到兴奋的事情。”

  黄定山坦言,创排《二泉》给自己带来不小的挑战。一来自己从没有排过江苏的历史人物,因而要在把握好吴越文化的前提下刻画出江南风格,这点来说颇有难度;二来阿炳的故事曾不止被一种艺术形式表现过,这次用歌剧的方式来塑造,一定要呈现出更多新意。“因此,整部歌剧的主要冲突是阿炳与苦难悲惨命运的不断抗争,而不是反映他如何创作出《二泉映月》。”黄定山向记者这样阐述自己的导演理念。

  众所周知,歌剧是个舶来品,引进中国不到百年,观众们对民族歌剧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白毛女》《江姐》《洪湖赤卫队》等“红色记忆”。黄定山认为,如今创作者必须打破传统歌剧的思维定式,通过传承、学习、借鉴、创造,丰满民族歌剧的羽翼。“民族歌剧别低头,皇冠上的明珠不能掉。”他坚毅地说。

  在黄定山看来,当今的民族歌剧不仅要“好听”,而且要“好看”。“好看”有多重含义,既包括故事的“好看”,也包括人物的“好看”,更包括舞美的“好看”。其次,要解决当代性问题。在面对民族的、有地域特色的题材时,如何用当代的表述方法和舞台表现,来讲一个今天观众喜爱并关注的故事。“《二泉》的舞台设计便充满了高科技元素,观众会感到惊喜。”黄定山透露。

  据悉,《二泉》将于10月8日、10月9日在江苏省艺术节上首演,并于11月参加第三届中国歌剧节以及12月的全国优秀民族歌剧展演。相信,这部从无锡走出的原创歌剧一定会为中国歌剧事业的发展开创出可喜的局面。

  责任编辑:王玥